年初近30名高校厅局级领导被查 怎样才能才能破解高校一把手监督难

  • 时间:
  • 标签:

华北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丁辉,上海工程大学校长夏建国,广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最近,高校密集报道的腐败案件一再警告,高校绝不是干净的地方,也不是干净的政府。因此,我们必须大力纠正高校的腐败问题,坚决清除象牙塔中的蛀虫。

大学领导倒台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岗位的廉政风险点有哪些?如何加强对高校“一把手”的监督,从而保证其廉洁用权,规范其职责……这一系列问题引起了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报道,已查处近30名高校级领导,其中高校党委书记、院长(院长)占70%以上

2020年以来,高校反腐工作持续进行,并保持较高压力。

1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宣布,原中国传媒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蔡翔被开除党籍、公职。这是今年第一起公开报道的高校领导被查处的案件。近日,华北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丁辉于10月13日被免职。

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上报的案件,截至目前,今年共有17名高校领导接受了纪检监察调查,其中党委书记6名,校长(院长)7名;共有11名大学领导被“双开”或开除党籍(调查时已退休),其中包括3名党委书记和4名校长(院长)。

从人员构成来看,高校局级上报的领导干部中,70%以上是党委书记和校长(院长)。“这说明作为高校‘重点少数’的主要领导干部已经成为腐败的重点群体,尤其是‘头号’腐败已经成为当前高校腐败案件的突出特征。”北京科技大学诚信研究中心主任魏松认为,加强对高校高层领导的监督和制约刻不容缓。

从涉及的高校来看,除了中国交通大学和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分别是教育部和交通部的部属高校外,其余均为省属高校,涉及上海、广西、黑龙江、广东、云南、吉林、山东、安徽、内蒙古、北京、四川等10多个地区。

从分布来看,云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对4人进行了复查调查,内蒙古自治区高校4名领导干部被“双开”或开除党籍。“如果出现问题,一定要坚决查处,继续释放信号,加强高校‘一把手’的问责。”云南省纪委的负责同志说。

记者发现,在报道的高校领导中,有7人已经退休。“他们应该享受退休生活,他们必须为自己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付出代价。”魏松认为,这也表明反腐败没有止境。任何违反党纪国法的人,无论是退休还是在职,都将受到严惩。

高校“一把手”的腐败既有一般腐败的特点,又有教育行业的特点,大多集中在基础设施后勤、选拔任用、升学考试、科研经费、校办企业等领域

今年高校领导发布的11份“双开”通知中,大部分提到“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

高校教师入职、干部调整、职称评定基本都在学校领导手里,人事权也是容易腐败的环节。

在内蒙古民族大学任职期间,肖建平多次领取财物,帮助他人调整职务。比如2010年中秋节前,时任内蒙古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器乐教研室主任的王,要肖建平帮忙宣传他的职位,给了肖建平10万元。2014年,王参加学校系级干部竞聘,经肖建平推荐,聘任为学校工会副主席。

随着招生制度的完善,招生考试中的腐败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在特殊类型的招生考试、研究生招生面试等。诚信的风险依然存在。”重庆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陶巨虎说。

挪用科研经费也是高校常见的腐败行为。大学“蛀虫”有很多招数,从充值电话费,到反复报销门票,再到虚开发票,编造假账——,获取科研经费。"与基础设施腐败相比,对研究经费的贪婪更具欺骗性、隐蔽性和危害性."魏松认为。

高校“一把手”问题频发,与高校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有关

大学权力集中,资源丰富,“一把手”往往在人权、事务、财权等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和支配权。根据庄德水的分析,在这种情况下,高校的“一把手”很容易利用行政权力谋取个人经济利益,面临“花一枝笔,用一句话,做一个决定”带来的廉政风险。

高校具有“小社会、大基层”的特点,人员规模大,同学、老乡关系复杂,属于典型的“熟人社会”。

从倒下的大学领导的简历来看,有的大学校长在一个单位工作了很久,利益纠结,容易出问题。王建从1988年(2013年升格为安徽中医药大学)开始在安徽中医学院工作,直到2018年退休。

云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对高校领导干部落马举报进行分析,发现理想信念和党性原则丧失、甘于被追杀、将公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是高校“一把手”腐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泰利格的“双开”报告中提到“家风不正,全家上阵吃老大,被热情追杀,利用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对配偶和女儿失去控制”。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些高校党委的领导作用不足,党的主要责任落实不到位,基层党组织建设薄弱,对违法行为处理不力。”庄德水认为,一些高校纪委缺乏监督责任,缺乏有效的监督和问责,“四种形式”的使用也是“一把手”问题的重要原因。

魏松建议,要促进高校内部自我监督和外部监督合力的形成,在纪检监察机关发挥特殊监督职能的基础上,充分调动高校教师、学生和职工的监督以及社会监督力量。同时,要进一步推进高校权力事项的公开,通过信息公开降低腐败风险。

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稳步推进,监督效果呈现加强趋势

2018年10月,办公厅

安徽省纪委督导委员会加强省属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建设,向30所省属高校派出督学。今年上半年,虽然受疫情影响,但省属高校纪检委立案的线索和案件数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15.4%和26%。

自2019年6月起,天津市选择15所局级高校作为改革试点,市纪委监察委员会进驻纪检监察组。试点以来,15所高校派出纪检监察小组处理689条问题线索,立案61起,相当于改革前两年原高校纪检委立案总数。

“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几个变化值得关注:第一个变化是高校纪检委书记提名和考察的变化,增强了独立性和权威性;第二个变化是赋予高校纪检监察机构监督权,大大增强了监督能力,强化了监督效果;第三个变化是,高校纪检监察机构和实力不断增强。”庄德水认为,高校纪委重视监督高校党委发挥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的作用,实现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同频共鸣,同向发力,在高校党的全面从严治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尤为重要。

高校巡视不断深化,刀剑作用不断彰显

在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同时,巡视检查剑在加强高校领导干部监督中的作用也得到凸显。

31所中层管理院校党委都建立了检查制度。北师大党委把校园督查作为一个“文秘工程”,党委书记作为督查小组的组长,全程指导督查工作。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对4个单位的第一轮检查中,有2个党组织及其领导因未能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的主要责任而被追究责任。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加强对高校党组织的检查。安徽省委派出检查组,对省属高校和高职院校进行定期检查。2019年7月,安徽供销社下发了检查整改进展情况的通知,其中多次提到安徽财贸职业学院问题整改情况。整改通知下发三个月后,对安徽财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耿金玲进行了调查。今年5月,耿金陵被“双开”,通知书显示他不落实检查整改要求,干扰检查工作,非法向学生收取“小费用”。

近日,多名高校书记、校长被调查,证明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检查监督取得了显著成效。魏松建议,下一步,上级党组织要重点加强对高校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行使权力的监督,高校纪检监察机构要协助党委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主要责任,认真履行监督职责

  • 浏览: 13
  • 来源: 365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