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楼处要我的脸去哪里?它重要决定数十万渠道费用给谁

  • 时间:
  • 标签:

(来源:本报资料室)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程璐洋走进销售办公室的门时,你的脸被抓拍、拍照并储存起来。

进入系统后,每张人脸图片都捆绑了探视时间、探视次数等信息,并记录在仓库中。接下来,在物业顾问的指导下,你填写更多信息。一个更有针对性的人脸识别完成了——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等基本信息,甚至相应的物业顾问、拜访渠道、购房意愿、收入水平等个人信息。售楼处案例字段提供的所有信息,都可以录入系统,和你的脸绑定。

不经意间,人脸识别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售楼处就是典型的应用场景之一。

《经济观察报》从采访的很多从业者那里了解到,近两三年来,知名房地产企业的售楼处逐渐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

这个花费几十万到几十万元的系统,捕获人脸信息,形成个人身份底图,然后与电话号码、访问量等一系列信息捆绑在一起,形成数据库,确定开发商出售的楼盘是否需要支付上万甚至几十万元的通道费,钱进了谁的口袋。

识别

即使你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信息,甚至没有和物业顾问说过一句话,只要进入人脸识别的摄像范围,你的脸还是会和就诊时间、次数等信息一起进入系统。

你可能不知道。

人脸成为一条信息的概率是各种人脸识别相机技术厂商所宣称的准确率,基本不低于98%。

“彩色的,非常清晰,像一张一英寸的照片”,Xi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营销官员向《经济观察报》强调,这些照片“非常非常清晰”。在这座大楼里,只有后台秘书和他的两个人可以访问人脸数据库。

人工智能企业的房地产行业系统也有类似的功能。人脸图片,访问时间和次数为依据,每个人脸都有一个ID,对应的信息排列在后面一行。此外,可以分析和统计更多的认证信息。案例站点的累计访客数,包括来自贝壳等渠道的比例,新老访客比例,都可以在系统中可视化显示。

认可基本上是无意义的。

人脸识别摄像头和普通监控摄像头外观一样,有的体积更大。安装在场馆入口、值机台、沙盘等关键流程点和关键移动线上,很少有买家会注意到。

技术是实现不敏感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是因为默认不告诉。

“平时做活动的时候,有的客户看到摄像头就走了,”售楼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他没有主动告知,因为“有的人不知道(人脸识别),不会问”。

另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提醒等于赶客户”的心理也是物业顾问不主动告知的原因。

一位成都房地产顾问告诉《经济观察报》,他觉得通知没用。客户就算在意,也不能一个人替他关相机。“现在新楼盘基本都有人脸识别了,总部也统一安装了。你真的介意不买房吗?”

防飞单

除了人脸识别的基本功能外,反飞单和反拦截是人脸识别系统更高级的功能。

开发商可以针对不同渠道,如中介、新旧等,设定平均耗时。系统会显示不同于平均值的订单,以及第一次访问渠道和最终交易渠道不一致的订单,往往是飞单和被拦截的情况。

这也是开发者从这些系统中得到的最大帮助。——有助于澄清利益纠纷和解决冲突,如飞单、未决订单和抢单。

飞机票是售楼处最麻烦的问题。

为了卖得更快,开发商会同时与贝壳等渠道合作。对于购买渠道带来的房子的客户,开发商需要支付一定的经销佣金,一般是房价的3%-15%。总价几百万导致佣金最多几十万。

如果买家之前去过售楼处,最后找到了买房的渠道,对开发商来说就是飞机票,也就是说需要多交一笔渠道费。

待定订单是指买方和开发商内部人员或渠道人员之间的谈判。表面上是员工帮买家按渠道购房。其实是多方根据情况分成渠道提成。

除了渠道相关的飞单和未决单,开发商内部的物业顾问的冲单也不好判断。“当买家来到案例现场时,我原本是在接待他们,但其他小姐妹会主动介绍他们,最终不一定是谁达成了交易,”Xi安房地产的一名员工表示。

在没有人脸识别系统之前,这些利益的纷争都是靠人工判断。

之前的抢单只能由经理根据经验来判断。Xi安房地产负责营销的人解释说,她需要查看支付的后续程度、客户日志、后续记录等信息,至少需要几天时间来浏览这些文件。人脸识别系统现在可以给出判断的依据。

除了内部抢单,与渠道的合作更难区分。

自称累计服务过6000多家开发商的明远云,在提供飞机票问题解决方案时介绍:飞机票问题的核心是客户识别和归属。以前手机号码是客户身份识别的唯一依据,但是号码容易隐藏和更改,所以飞机票问题屡禁不止。但是,只要在销售箱中安装了明远云客的人脸识别设备,客户访问箱时,摄像头就会捕捉客户的面部特征,并自动输入系统。每天下班,营销管理人员都会对人脸识别系统记录的来访客户进行属性关联,每个客户都有明确的归属。来访客户自然不可能通过隐藏号码、更改号码、异地拦截来实现机票。

这也是业内人脸识别系统技术提供商的一致解决方案。

信息安全

技术有助于界定利益纠纷,但也带来了一个新问题:信息安全。

虽然能看到人脸数据库的营销负责人说,照片页面没有下载按钮,除非有抢单纠纷,否则很少打开人脸数据库,但是通过拍照和截图获取人脸数据库中的信息并不困难。

人脸信息的泄露在现实中正在发生。

在一些数据交易群体中,人脸照片的售价在几毛钱到几毛钱之间,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较多的照片更有价值。

人脸识别是否被滥用?当众人脸识别可以不告知消费者吗?消费者可以对人脸识别说不吗?在人脸信息的处理和存储过程中,有哪些泄露的风险点可以改进?

11月20日,被称为中国“人脸识别首例”的杭州野生动物园将年卡中的指纹识别改为人脸识别,被法学博士郭冰起诉,一审判刑。

本案起于2019年4月,原告郭冰以人民币1360元购买了杭州野生动物园双年卡,确定了指纹识别的方式,保留了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等信息,并录入指纹和拍照。但之后野生动物世界将年卡客户的入园模式从指纹识别调整为人脸识别,更改了店铺通知,并两次发送短信通知郭冰激活人脸识别系统,否则无法正常入园。双方协商未能达成一致,郭冰提起诉讼,要求确认《野生动物世界》店铺通知和短信通知中的相关内容无效,并要求赔偿损失

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于11月20日下午一审宣布,被告杭州野生动物园赔偿原告郭冰合同利益损失及运输费用共计1038元,并删除了郭冰在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五官信息;驳回郭冰提出的其他主张。案件受理费由原告支付30元,被告支付50元,被告支付80元。

从案件来看,判决是根据合同是否符合约定做出的判决,并不涉及野生动物园通过指纹识别或人脸识别进入公园是否合法、适当、必要。

北京户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学东律师认为,人脸识别技术是针对每一个自然人的画像,与每个人的个人信息有关。目前有《民法总则》 《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和《民法典》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等。

今年10月21日,《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站公布,征求公众意见。草案规定,个人信息应当在充分事先通知的前提下,经个人同意办理,个人有权撤回同意;重要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重新取得个人同意;不要以个人分歧为由拒绝提供产品或服务。

《民法典》明确规定,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或者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根据《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及意见(试行)》的规定,侵犯肖像权需要两个要件:一是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使用肖像,二是以营利为目的使用肖像。

与两个法律规定相比,《民法典》删除了“以营利为目的”的规定,进而加强了对自然人肖像权的保护。

(原标题:售楼处希望你的脸做什么?)

(主编:陈_NB12679)

  • 浏览: 21
  • 来源: 365体育